Black Vault

關於部落格
一些有關電影 軍事 時事 歷史的有趣經驗....看看幾部電影 幾個趨勢 過了一個年代
  • 55499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CS與未來戰士科技

史崔克旅的啟示
FCSlogo
其實這種區域性快速部署的概念,美國陸軍早在冷戰後期就已經提出,當時主要是在世界各個軍事衝突熱點(例如西歐、中東),部署擁有小型輕量化武裝、可快速移動的特別編制部隊,稱為「快速部署部隊」。擁有這類快速反應能力的部隊,還是以美國陸軍各個空降師、山地師、特戰部隊為主,一般的機械化師部隊,還是停留在傳統部署方式,沒有改變。而冷戰當年的全球戰略思考,陸軍並不屬於需要革命性轉型的軍種,美國軍方主要的投資,還是放在海空軍身上。後冷戰時期的國際戰略情勢產生巨大變化,原本全球性的軍事衝突危機,轉為區域性的低度戰爭,美國從1991年的波灣戰爭開始,終於體會到地面部隊對於戰場的決定性影響,但是當年的美國陸軍地面部隊,依舊擺蕩在後越戰影響上面,轉型尚未開始。而之後一連串介入國際區域性衝突與聯合國維和任務的經驗上面,美國陸軍更加迫切體會到組織轉型的重要性。以往適合大規模地面決戰的戰術思考,日後將必須轉型為高度數位化、機動性極強的小部隊。這個發想,從支持大規模、高預算進行軍事轉型的布希政府開始積極進行,由國防部長倫斯斐擔綱演出,將美國龐大陸軍部隊徹底改換面貌終於上場。
美軍作戰
伊拉克戰爭開打之前,其實美國陸軍已經開始操作全數位化、機動的小型實驗部隊。類似FCS的戰術概念,已經由一個叫做SBCT「史崔克」攻擊旅(Stryker Brigade Combat Team)的實驗小型部隊,開始在美國本土境內的進行演練。所謂的SBCT部隊,就是一個經過輕量化設計的地面部隊雛型,大量使用史崔克式(Stryker)8×8輪型甲車所衍生而來的各種功能戰鬥車,取代傳統機械化步兵大量運用的M-1艾布蘭(Abrams)主戰車搭配M-2/M-3布萊德雷(Bradley)戰鬥車兩種履帶車種的搭配。運用輪型甲車,除了可以方便輕量化利於快速部署的要求之外,也更方便於應付未來將越來越多的城鎮游擊戰場。這支SBCT部隊的成軍,象徵美軍開始邁向FCS的決心。在伊拉克戰爭初期最激烈的巴格達機場攻防戰,美國並沒有出動上在實驗階段的SBCT部隊,還是以傳統的機械化步兵第三師搭配特種部隊行動。但是,在美國陸軍於本土基地進行的戰鬥測試中,SBCT部隊已經證明,可以用更精準的戰術,有效對付類似巴格達機場攻防的這種狀況。為了實驗SBCT部隊概念的可行,在後伊拉克戰爭的綏靖期間,美軍也投入SBCT部隊於伊拉克境內,驗證史崔克輪型甲車與數位化步兵搭配的結果,對於非傳統性戰場的有什麼功能性的改變。
FCS車輛
2003年5月才第一次成功通過演習測試評估的史崔克輪型甲車,與SBCT部隊一起再伊拉克當地實際操作的結果,目前相當的受到美軍的好評。而預計在2008年開始啟動的FCS系統,將進一步以SBCT部隊的操作經驗為主,發展下一代真正的FCS戰鬥車輛,畢竟,史崔克式輪型裝甲車,也是由美軍現役輪型裝甲車所發展而來。目前這種未來戰鬥載具的外型,只有美國陸軍公佈的概念模型推出,預計由波音(Boeing)公司與聯合防衛(UD)公司合作,推出具有模組化特性、重量嚴格限制在五十噸以內、外型具有匿蹤功能,成員大幅度減少,使用電磁主砲,具有自動化低矮設計砲塔和先進防護裝甲的主力戰車。大體分成輪型和履帶兩種系統。為了能夠方便被美軍現役的所有戰術與戰略運輸機載運,FCS系統中的先進戰鬥車,將會有新面貌。
OFW
但是,FCS系統中最重要的,並不昰這些外型酷炫的戰鬥車與OFW(Objective Force Warrior)未來戰士外觀,而是部隊架構中相當先進的情資蒐集命令數位鏈結系統。未來將結合新建構的陸基自動目標辨識系統(ground-based automatic target-recognition systems)、反雷達科技、目標行進預測、除雷系統,UAV無人偵察機以及與其鏈結的路基指揮站,經過研究,無人飛機的運用將會在2008年FCS開始運作之時,擁有更重要的地位。此外,SBCT有一個很重要的ISR情報偵蒐營,這個營編制與傳統步兵的偵蒐營完全不同,它可以透過快速的陸軍情報鏈結網路和陸基C4ISR系統站,直接處理戰場即時資訊與命令下達。日前台灣陸軍才購買一個美軍電戰營的設備,直屬於陸軍總部的編制,但是美軍已經思考將總部級的參謀作業扁平化至旅級偵蒐營,由此可見台、美軍事領導階層之間對於戰場即時情報與命令的看法相當不同。其餘,還有關於陸軍使用無人戰機、巡弋飛彈監測、自走砲衛星定位鏈結等等概念,目前都還在FCS系統發展的概念中成型,這幾年應該會有比較清楚的樣貌出現。據了解,台灣大部分的陸軍高階將領,對於美軍這幾年來激烈的革命轉型並不以為然,咸認為這種改變並不適合台灣的國情。但是,美國陸軍FCS概念提出猶需要在2008年才可以開始操作。
FRMV
ICV
UAV
MCS

NLOS-C
MULE
C2V
NLOS-M

MV-T / MV-E
SUGV
RSV

FCS系統目前初步定型的幾種有人 / 無人載具,已經可以看出整個系統的大致架構。從左上至右下分別是: ◆ FCS Recovery and Maintenance Vehicle-FRMV ◆ Infantry Carrier Vehicle-ICV ◆ Class 1 Unmanned Aerial Vehicle-UAV ◆ Mounted Combat System-MCS ◆ Non-Line-of-Sight Cannon( NLOS-C ) ◆ Multifunctional Utility-Logistics and Equipment( MULE ) Vehicle ◆ Reconnaissance and Surveillance Vehicle-RSV ◆ Non-Line-of-Sight Mortar( NLOS-M ) ◆ Medical Vehicle-Treatment( MV-T ) and Evacuation( MV-E ) ◆ Small Unmanned Ground Vehicle-SUGV ◆ Reconnaissance and Surveillance Vehicle-RSV 美國下一代先進步兵武器
未來戰士1
未來步兵武器logo
在號稱「有史以來權力最大的」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強力主導之下,就如同美軍近年不間斷的進行組織改革和數位高科技武器更新一樣,未來美國「軍人的第二生命」-步槍,也將在2008年左右開始更新。美軍目前使用的通用型步槍,是從越戰中期就開始使用的M-16步槍家族系列。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軍發展出和歐洲步兵武器技術先進國家截然不同的戰術觀點,執意使用改良自M-1半自動步槍的M-14步槍,以及射程遠、後座力大的嚇人的7.62公厘步槍彈,與二戰末期納粹德國挾著先進步兵作戰概念,所發展出來的突擊步槍(Assault Rifle)完全不同。突擊步槍的意義,就在將傳統步槍的長度縮短,以及增加類似機槍的自動連發功能,使得突擊步槍可以融合衝鋒槍與傳統步槍的優點,讓傳統上重視射擊技巧的步兵戰術,轉而為注重火力發揚、後勤補給為主的新概念戰爭。前蘇聯從納粹德國經驗得到啟發,在冷戰初期就開發出著名的AK-47步槍,在步兵單兵戰術上面全面領先。美國偏偏不信邪,不只依舊留戀二戰老爺步槍的舊時代,連子彈口徑都比別人大上一截,讓每一個步兵可以攜帶的子彈數量減少。不只如此,美國還運用國際政治影響力,要求當年每一個北約的國家,都使用這種7.62公厘口徑的子彈。但是,這個固執的堅持,一直到越戰爆發,美軍笨重的M-14步槍遇上了越共手中的AK-47,局勢完全改觀。原本只是要給美國空軍作為備用武器、使用5.56公厘口徑小子彈的M-16步槍,遂在越戰經驗的影響之下,短時間成為美軍新一代的標準通用步槍。而這批尾大不掉的M-14步槍成品和生產線,在1968年開始半賣半送給台灣政府,成為讓台灣步兵戰術與世界脫軌的罪魁禍首 - 57/57甲式國造步槍。
AK74
M16A4
由美國一代槍械大師尤金史東納自己設計完成的M-16步槍,融合突擊步槍的特性,槍身大量採用塑料結構,輕巧靈活,創新的瓦斯氣動設計和小口徑子彈的使用,更突顯出M-16跨越時代的優異。但是,也由於結構設計上的一些限制,M-16特別怕沙漠和潮濕雨林環境,槍枝保養比較不方便,與越共手中耐操的AK-47步槍比較起來,許多美國大兵對於M-16還是充滿抱怨。越戰結束之後不久,美軍全面換裝經過小幅度外型改良的M-16A1。1980年代中期開始,不論在彈藥、結構與基本設計上都更加先進的M-16A2,更進一步成為美軍最新的制式武器,與前蘇聯幾乎同時期更換的AK-74步槍,成為世界共產與民主陣營相當重要的步兵象徵。M-16A2的使用,一直拖到1991年的波灣戰爭之後,經過沙漠戰場殘酷的實戰經驗證明,M-16家族步槍的最大天敵,還是細微的沙塵。此外,標準長度1公尺的M-16A2,對於日益依賴機動載具,以及對於城鎮環境作戰需求日益提高的現代化步兵而言,操作上也開始顯現出相當的不方便。從M-16A2縮短改良而來,主要提供給特種部隊使用的M-4卡賓槍,遂成為解決M-16A2長期問題的解答方案之一。為了增加未來步槍使用彈性,可以在不改變槍身結構的前提下,裝置各種感應、瞄準、夜視等系統,美國陸軍研究單位與民間廠商合作,研發出目前風靡全世界步兵設計潮流的戰術軌道系統,更成為未來步槍的標準配備。在M-16A2步槍與M-4/M-4A1卡賓槍共存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之後,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開始之前,美國陸軍和海軍陸戰隊,就已經緩慢開始更換新式步槍的腳步,在伊拉克戰爭告一段落的時候,美軍更新M-16A2的作業還沒有結束。這一波更新,主要是讓陸軍和空降部隊,絕大多數更換為具有戰術滑軌裝置的M-4A1卡賓槍,而每一支卡賓槍上面,美軍都配備給一般士兵以往只有特種部隊才有資格使用的戰術快瞄鏡/夜視鏡,手筆之大,令人咋舌。而美國海軍陸戰隊,則更進一步將M-16A2步槍進化成為M-16A3 / A4,陸戰隊要求具有標準長度規格的M-16步槍,而在槍身改造上則走M-4A1路線,全部加上戰術滑軌系統。所以,在伊拉克戰爭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美軍以極度先進優勢的特種部隊級步兵火力,打一場利用傳統步兵的特種戰爭,刷新步兵戰術的里程碑。
OICW2
OCSW
雖然M-16A3 / A4和M-4A1這種先進步槍,世界大多數國家都還沒有能力全面更換同等級武器,但是美軍針對陸上步兵下一代通用步槍的思考,已經納入未來數位戰場的設計上面。1990年代初期,「陸上戰士」(Land Warrior)計劃配合未來先進數位步兵概念的推出,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計劃單位和德國著名的HK槍廠合作,開始研發一種未來數位步兵的夢幻武器 - OICW目標單兵戰鬥武器(Objective Individual Combat Weapon)。結合德國獨步世界的G36型5.56公厘口徑卡賓槍系統,和新研發的智慧型20公厘槍榴彈系統,搭配與數位士兵身上個人電腦連線的精確瞄準、光電、雷射、視距外、夜視、資料鏈結等電子設備,結合成相當恐怖的步兵個人武器系統。同時期也提出另一種智慧型20公厘榴彈機槍概念的OSCW目標班用戰鬥武器。直到2003年為止,目前由美國ATK聯合防衛公司(Alliant Techsystems)與德國HK公司主導研發的OICW系統,目前已經更名為XM29型步兵武器,直到2003年底已經進化成為第三批次(Block 3),比原先的OICW重量輕、長度縮短、單價更低,這種具備超級作戰效益的單兵武器系統,未來將成為美軍的個人武器象徵。但是,XM29這種智慧型的單兵個人武器,畢竟售價較傳統突擊步槍高了許多,沒有一個國家負擔的起和傳統步槍一對一的替換率。所以,從2003年開始,美軍也開始進一步思考XM29與另一種輕便型突擊步槍搭配的可能性,同樣由ATK聯合防衛公司和HK槍廠共同研發的XM8型模組化(Module)步槍系統,也正式被提出,在目前沒有任何一個競爭對手的狀況之下,美軍已經訂購高達200支作為測試用途的XM8型模組化步槍系統,幾乎已經肯定可以成為未來取代M-16步槍家族的新式步兵武器。
XM8-1
XM8-2
XM8模組化步槍系統,是一個相當大膽先進的設計概念。這個步槍是以XM29系統中的卡賓槍系統作為基礎,加上簡易的瞄準與光電系統而成。少了XM29的智慧型20公厘槍榴彈武器,XM8不論在體型與便攜性能上面,都有相當程度的改進,最讓人目不轉睛的設計,就是XM8可以輕易的以一支步槍的基礎,加上模組化零件,就可以轉變成為短管衝鋒槍、卡賓槍、標準步槍、支援輕機槍、附加40公厘槍榴彈、甚至需要高度精準的狙擊槍系統。一支XM8可以轉變成如此多重的角色,這種多功能概念,以往雖然在歐洲兵工體系被不斷的實驗,但是以如此簡易的模組化設計即可達成,XM8步槍算是第一位。根據美軍現在的想法,未來一個數位化步兵班為9個人,領頭的班長(Squad Leader)使用輕量化的XM8模組化步槍,便於指揮作戰與戰情研判。班長之下設置2個領隊(Team Leader),2位領隊各率領3位不同任務的班兵。每一位領隊都配備可以數位化操作的XM29單兵武器系統,這個配備可以使領隊更進一步與指揮中心戰情同步化,即時作戰指令的下達透過XM29的操作,將會進一步展現數位化作戰的優勢。領隊下轄3位班兵,分別操作步槍(XM8或是XM29,視任務屬性與部隊裝備而定)、支援火力(操作現役的M249輕機槍系統)以及槍榴彈發射系統(XM8步槍配備40公厘槍榴彈發射器)。從這個數位化步兵班的基礎火力配置來看,未來美軍的陸地作戰戰術,將出現一個跨世代的新面貌。講究個人電腦數位化、高度防護性的個人裝備、智慧型火力投射系統。可以肯定的是,未來美軍數位戰士的「第二生命」,絕對不是那支步槍,而是身上的個人電腦。
未來步兵武器編制

未來步兵班的武裝編制
SCAR

即將服役的比利時製FN SCAR( Special Force Combat Assult Rifle)模組化突擊步槍,是美軍特戰司令部專門訂購給特種部隊使用的全新設計突擊步槍,用來取代目前大量使用的M-4/M-4A1卡賓槍系統,SCAR可以透過相當簡單的模組化構造改變組裝,成為5.56或者7.62公厘口徑的突擊步槍,而且同一構型透過變更模組,可以從短管衝鋒槍轉換為班用機槍,使用彈性相當大,是美軍特種部隊在未來XM-8正式服役之前的過渡性先進模組步槍。從設計上也可以看出某些與XM-8先進步槍相同的思考,模組化設計已經是未來步槍系統相當重要的必備條件。 歐洲各國未來步兵武器發展 面對21世紀的數位戰場,歐盟各國也不落人後,紛紛採取類似美國陸軍「陸上戰士」(Land Warrior)計劃的數位步兵計劃。為了配合這一些琳瑯滿目的未來戰士,歐盟也推出了幾款配合使用的先進步兵武器。細數目前歐洲國家的各式未來戰士計劃,包括: ◆英國的FIST未來整合士兵科技計劃 (Future Integrated Soldier Technology) ◆加拿大的CTS士兵著裝計劃 (Clothe The Soldier) ◆瑞典的未來步兵計劃 (Future Infantry) ◆法國的ECAD戰鬥模組和FELIN戰鬥步槍整合系統計劃 (Equipment du Combattant Debarque / Fantassin a Equipments et Liaisons Integres) ◆南非的非洲戰士計劃 (African Warrior) ◆澳洲的CSC陸地125士兵戰鬥系統計劃 (Land 125 Soldier Combat System / Wundurra) ◆荷蘭的SMP士兵現代化計劃 ◆以色列的未來步兵武器計劃 (Future Infantry Weapon) ◆德國的未來步兵系統計劃 (Infanterist der Zukunft )
加拿大未來戰士
這些早從1980年代、最晚不過1990年代中期開始發展的未來數位戰士計劃,各國整合了不同等級的最新數位作戰概念,各有堅持與優缺點,但是各先進國家唯一不變的原則,就是將未來的士兵視為一個武器系統,而非第二波戰爭概念中,士兵只是戰場上的一顆螺絲釘。也就是說,未來高科技數位戰場上面的士兵,每一個人藉由身上的各式裝備和手中的整合模組化戰鬥武器,已經成為一個售價不會比一架戰機還要低很多的數位作戰系統,每一位士兵的個人素質、科技素養和即時受命作戰的能力都需要有很專業且長期的訓練,傳統的強制徵兵制,已經不適合這種作戰狀況,歐美各國汲汲營營發展這種數位士兵作戰戰術,就是強烈想要跳脫出傳統第二波戰場消耗性徵兵的窠臼,以高科技來打擊依賴勞力密集作戰戰略(例如台灣、中國、北韓或伊拉克等)的落後國家。伊拉克戰爭的結果,證明這個想法完全正確。各國數位戰士計劃中,除了核心的個人電腦所操控、以相當適形的方式穿著在士兵身上的各種電子感應、資料鏈結、儀控、定位、身體機能防護等高科技裝備之外,就屬數位士兵所使用的個人整合式兵器最引人注目。根據目前的狀況而論,除了美國已經提出了XM8和XM29等單兵整合武器之外,目前各國的數位戰士所使用的,都是由現役步槍模組化改良的突擊步槍(Assault Rifle)。相對於美國而言,歐陸的輕兵器工業一向概念與工藝水準先進,以精密工業著稱的國家,諸如瑞士、奧地利、德國、瑞典等,都擁有相當先進的輕兵器科技產業,所發展出來的一系列輕兵器,從20世紀就不斷的引領世界設計潮流。美國為了改良由M16步槍家族出生以來,一直無法獲得解決的缺點,所以藉著數位戰士計劃的提昇,一口氣將M16全面汰換,這種手筆之大,目前歐洲各國還無法趕上。但是,歐洲各國目前步兵所使用的通用突擊步槍,普遍優於M16的設計,所以目前並沒有很明顯的汰換計劃。 英國FIST
英國未來戰士
英國未來戰士2

英國FIST計劃的未來戰士,手中所持用的就是由SA80步槍所改良整合的先進步槍。 甚至,英國國防部雖然推出高科技的FIST未來士兵計劃,但是依舊以毀譽參半的SA80撐場面。英軍在1980年代中後期才全面開始換裝的SA80系列通用步槍,外型前衛,也採用先進的小牛頭犬式(Bull pop)設計,但是整支槍的基本設計概念有問題,從波灣戰爭開始就不斷出現問題,直到2002年伊拉克戰爭,英國國防部匆匆為英國士兵換裝成稍微改良過的SA80A2,英國士兵對於這一把槍還是沒有太多好感,直到戰爭打完,希望英國軍隊全面汰換SA80的聲浪依舊高漲,日前有傳言,英國軍方似乎開始考慮換裝成德國製G36通用步槍系列的可能性,目前還是未知數。但是,英國國防部還是買國產SA80步槍的帳,FIST數位戰士展示的整合步槍系統,依舊沿用SA80步槍的基礎。 法國FELIN
法國未來戰士1
法國未來戰士2
法國未來戰士3

相對於英國而言,法國更早就開始該國未來戰士的系統整合計劃,目前以法國境內第一大軍工複合集團GIAT為主導,進行ECAD和FELIN兩個計劃。其中,ECAD是屬於士兵穿著數位整合系統的子計劃,FELIN則是以法軍制式通用步槍FAMAS為主體,利用電子模組與ECAD整合的計劃。就像英國一樣,法國也是獨立開發小牛頭犬設計的FAMAS步槍作為法軍通用步槍。相較於英國SA80的評價毀譽參半,雖然兩者在外銷成績上面都相當難看,但是FAMAS的設計就獲得比較多的掌聲。也因此,法國相當有自信以FAMAS的設計為基礎,進一步開發FELIN型先進步兵武器。FELIN與美國的XM29概念相近,也是一種同時具備動能彈(5.56公厘步槍彈)和槍榴彈的模組化武器。但是,法國對於智慧型槍榴彈的口徑看法與美國不同,可能會堅持採用較大的30公厘槍榴彈。但是,FELIN計劃目前還在GIAT集團的研發,整體還未定型,加上法國國防經費年年縮編,FELIN是否能夠順利投產,目前還是未知數。 德國IdZ
德國未來戰士1
德國未來戰士2
德國未來戰士3

相較於英、法兩個軍事強國,德國、奧地利、比利時和瑞士等精密工業國家,對於輕兵器的設計,就有獨到的見解,德國的G36突擊步槍家族,在外銷成績上面就相當可觀,不只西班牙軍隊已經正式採用,多國的特種部隊或者警察單位,都有採購G36的動作,甚至包括台灣軍警,都曾經有過考慮。此外,美國下一代先進步槍系統設計,也是採用G36步槍的基礎加以演進,也因此讓德國的HK槍廠集團,成為世界最大規模的步兵武器研製集團之一。而德國的未來步兵系統計劃,也是採用由G36步槍所整合的動能彈攻擊模組,未來是否會採用與美軍共同開發的XM8或者XM29,面對國防預算不斷限縮、而且在國際場合與美國多次唱反調的強況之下,德國軍隊的未來面貌還不是很清楚。 比利時F2000
F2000
F2000-2

至於比利時這個槍械大國,擁有FN國家兵工廠這個世界聞名的高級槍廠,所研製的步兵武器,一向獨步世界各國。尤其,充滿前衛概念的P90個人防衛武器(PDW)的推出,相當深遠的影響世界各國對於未來步兵武器的概念。比利時目前雖然沒有檯面上正熱烈發展的未來數位戰士計劃,但是FN兵工廠卻開發出一款震驚世界的模組化突擊步槍-F2000。F2000的外型與美國的XM29相當類似,看起來都是一種同時具有動能彈和熱能彈的智慧型武器。但是F2000的技術沒有XM29複雜,槍身上整合的瞄準光學裝備,並沒有類似XM29與士兵身上個人電腦整合作戰的特色。F2000的推出,主要是針對未來戰場上士兵個人任務型態的改變而來,為了在狹小環境中,遂行低度衝突特徵的軍事援助任務,F2000參考FN之前的P90 PDW概念所整合而成。
澳洲未來戰士
以色列未來戰士

至於加拿大、澳洲、荷蘭、以色列及南非等國的未來戰士計劃,大多數還是整合各該國目前的現役制式步槍,但是其中以色列的未來戰士計劃,整合該國自製生產的Tavor先進步槍,加以模組化整合光電系統,與目前還是高度機密的未來以色列士兵裝備互相整合作戰,融合以色列多年作戰城鎮作戰經驗所得的這套裝備,最受到各國矚目。 台灣版未來戰士
台灣未來戰士
台灣未來戰士2

歐美先進國家,最晚在1990年代初期,就已經開始思考下一代的步兵作戰方式。主要是反應網路時代的來臨,將扁平組織、網路資訊、個人防護、精準火力等概念加以實用化,利用資訊鏈結與網路整合,將個人火力發揮到極致。一個概念中的未來戰士,經由整合式的頭盔系統,一方面可以接收來自總部的視覺訊息,並且進行雙向溝通。另一方面,各式感應裝置可以提供步兵包括熱影像、夜視、情報、地形狀況等整合資訊,提供火力投射的參考。未來戰士身上的服裝,具有變色功能,可以適應不同環境的各式景觀。服裝內有相當先進的維生系統,甚至可以維持恆溫,讓環境帶給士兵的影響降至最低。手上的武器,以美國「目標個人戰鬥武器」(OICW)的概念來說,不只包括多種特殊彈藥使用,槍械上的各式標定功能,也與士兵頭盔系統整合為一體,提供精準又致命的火力。整體來說,世界各國未來戰士的概念,就是將一個步兵視為一個完整的「武器系統」,而非如上一代戰爭,視士兵為整個戰爭機器的一個小螺絲釘。 台灣軍方無法自絕於世界潮流之外,負責研發與生產軍方軍械裝備的聯勤司令部,終於在2002年,提出新概念的台灣版未來戰士計畫。雖然整個計畫看起來與歐美國家差異甚大,但是對於網路資訊整合、個人防護與精準火力發揚,已經有初步的概念。但是,面對台灣陸軍部隊組織龐大、命令層次複雜、人力資源使用概念落伍的基本文化侷限,聯勤先進的未來戰士,要能夠實際反應再陸軍部隊的作戰方式上面,還有相當長遠的路要走。但是,聯勤總部有勇氣提出這種劃時代的概念,鼓勵陸軍破除「頭插三根草、滿山遍野跑」的作戰陋習,還是值得鼓勵。 中國版數位化單兵裝備
中國未來戰士
貓頭鷹

左圖是2004年12月初才在天津一場小規模軍事展曝光的中國版「數位化單兵裝備」,目前技術細節不明,詳細資訊有限,相當神秘。而右圖則是在2002年4月在北京中國國際國防電子展覽會中出現的「貓頭鷹」系統,這種單兵背負式圖像採集傳輸設備,可以將戰場影像、聲音經由裝備有接收設備的傳輸車或傳輸飛機,之後再傳至指揮中心,傳輸距離達到30公里,支援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的功能。全套貓頭鷹的重量超過10公斤,加上備用電池,重量過重,展覽當時尚不具備實戰性能。 XT91型戰鬥步槍
XT91

XT91戰鬥步槍,是由聯勤205廠頗具口碑的T86戰鬥步槍改良而來,原本型號為T86K(改),因為改良處相當多,視同一款新式步槍,遂更名XT91,X代表正在測試之中,T91則代表是2002年新推出的槍款。T86戰鬥步槍是由目前國軍制式T65K2步槍衍生而來的短管卡賓槍,採用205廠自研的多項模組化設計,穩定度高,實用性優異,1997年出現之後,受到各大媒體與槍械評論大大的好評,但是面對國防預算緊縮,以及三軍各軍種武器規劃的優先性考量,T86戰鬥步槍一直無法打入軍方市場,甚至連最適合使用的三軍各特種部隊,也沒有使用的考量。至2005年為止,唯一確定將整批購買XT-91的單位,則是憲兵司令部,其餘台灣各特種部隊甚至一般部隊的換裝,至2008年四年整建計畫的規劃,都還在評估階段。由於行銷困難,也造成其餘單位對於T86戰鬥步槍採取觀望態度。原本台北市霹靂小組對於T86也頗有興趣,但由於聯勤行銷保守,北市霹靂小組不得其門而入,以致不了了之。T86唯一較具規模的訂單,是外交部曾經購買數百支,贈送約旦皇家衛隊,成為台灣軍品出口中東的一項先例。XT91戰鬥步槍,射擊性能可能與T86不相上下,機構設計採半自動與2發點放(T86為三發點放)進行射擊,取消全自動功能,是比較特殊的地方。XT91在槍身上有較為先進的規劃,設計考量類似美軍M4A1卡賓槍。槍身上設計可以拆卸的提把,代之以俗稱「魚骨頭」的多功能軌道設計,可以在上附加包括快速瞄準器、雷射指標器、夜視鏡…等附加裝備,彈性很大,這種設計目前是歐美輕兵器工業的主流,美軍的M16步槍家族原本已經準備步入歷史,卻因為「魚骨頭」的推出,找到第二春。M4系列卡賓槍,成為各國特種部隊的搶手貨,台灣警政署負責反恐怖任務的維安特勤隊,幾個月前就買了一批更先進的M4A1 RIS型卡賓槍。聯勤在2002年11月正式宣佈XT91戰鬥步槍研發完成,但是後續的行銷措施與推展,進度頗為緩慢。 附錄 後布希時代美軍的轉型
倫斯斐
美國總統布希執政的前4年,美國經歷了911事件、進攻阿富汗的反恐戰爭,以及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美軍在這一連串歷史上罕見的軍事反恐行動中,也根據整體國際新戰略調整出新的改革方向,每一次的軍事行動,都讓美軍呈現出跨世代的變革,「以戰養戰」的突飛猛進,是「後布希時代」的美國國防部,將要面對的全新課題。美軍從後柯林頓政府時代,在前任國防部長柯恩的主導之下,就開始進行「軍事事務革命」(RMA),這個革命的內涵,主要是著重在對於美軍指管通情系統聯合作戰能力的加強,因應資訊化第三波時代,將所有聯合作戰與資訊流通鏈結在一起。這個時期的RMA,重點是更新美軍的老式武器裝備,花費大筆經費在更換具有「資訊流通」特性的武器,以及可以聯合作戰(Joint)特性的三軍通用武器,包括F-22A制空戰機、F-35聯合打擊戰機(JSF)、RAH-66匿蹤戰鬥直升機、CG21次世代水面艦、資訊戰士(Land Warrior)等高單價裝備,也是RMA的核心指標。 但是,在布希政府之後,美國國防部因為高漲不下的國防預算,開始針對RMA轄下所編列的高單價武器裝備,逐一檢討。原本美國境內軍工業複合體大公司,對右派共和黨政府上台,抱持熱烈期待,認為布希應該會像當年的雷根一樣,進行為期將近10年的升高軍備蜜月期。但是,布希政府4年執政期間,並沒有讓軍火公司如願以償,不只相當多的爭議性武器項目被逐一檢討、甚至減產、取消,2001年的911事件,更促使布希政府正式檢討RMA的整體施行效能。911事件之後,美國國防部重新檢討建軍規劃,認為在21世紀的未來世界戰場中,美國將不會有太多的機會遇到「國與國」的入侵式戰爭,取而代之的是要進行無國界限制的反恐怖特種作戰、游擊戰以及非常規型的作戰(以就是俗稱的「超限戰」)。經過多年的檢討之後,倫斯斐提出了美軍的「轉型」(Transformation)取代了柯林頓時代的RMA。倫斯斐認為,未來美軍將面對的作戰環境,已經不是單單靠具有高科技與資訊化特性的昂貴武器裝備,就可以應付的了,美軍必須將改變的重點,放在「人」的身上。簡單的說,倫斯斐認為,美軍龐大的人力組織、指揮體系以及軍官士兵素質,都必須要進一步改變,才有希望。 2004年9月15日,美國國防部正式提出一份叫做「戰略構想框架-建立高層次作戰能力」的報告,提出了次世代美軍武力的構想。這個報告中,已經將美軍「人」的提昇列為「轉型」的第一要務。《華盛頓郵報》分析,美軍的「轉型」計劃,就像是「在市場中出現的新產品」,這個報告強調,美軍不僅要準備三大領域的非正規作戰,還是必須保持有限的「國與國戰爭」實力,美軍要能入侵他國,擁有「擴展性目標」能力,並且能夠在佔領國國內保持1支20萬人規模的部隊,時間必須長達5年,並且很快在6個月期間。就可以在佔領國內訓練一支10萬人的地面武力。這個新構想,完全是針對目前美軍在伊拉克的遭遇,所量身訂作出來的。 為了「轉型」,美軍近2年在東亞地區的部署,也朝向「扁平化」組織邁進,除了改變駐日美軍司令部以及駐韓美軍的組織之外,更加有企圖的加強在關島的美軍部署。也有一種說法認為,美軍將東亞防線重點東撤到關島,似乎有意將台灣排除在外,或有可能是因應台灣與中國之間的衝突可能,也或者是因為台灣前途的不可確定因素,讓美軍不想把所有的軍事力量,賭在台灣這個點上。「後布希時代」,東亞戰爭熱點是否會有因應美軍「轉型」的更新部署,讓人相當好奇。
美國未來戰士
有分析認為,美國各大軍火商對於倫斯斐提出的「轉型」相當的排斥,認為這種著重在對「人」的改變的構想,可能會影響到下一階段美國國內軍火生產的景氣。據分析,倫斯斐此次在國防部長一職上求去,也有一些因素是因為龐大的軍火商壓力,美國參眾議院裡面,都有各據山頭的各廠商遊說團體,許多的議員也是傳統的支持建軍,所以倫斯斐太過前衛的「轉型」,可能會影響到參議院選情,也讓倫斯斐在國會山莊得不到傳統上的支持。2004年中,倫斯斐將美國海軍下一代先進水面艦的計劃裁減,就遭到國會山莊的龐大反對聲浪,而國防部2004年底也提出下一個「4年防衛評估報告」,對這種反對聲浪有一些妥協,可見龐大壓力讓倫斯斐相當頭痛,不斷傳出他不想幹部長的消息。軍火工業不景氣,目前是世界性的浪潮,美國本國也無法自外於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