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有關電影 軍事 時事 歷史的有趣經驗....看看幾部電影 幾個趨勢 過了一個年代
  • 563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男人真命苦 - 漂泊男性的悲歌

世界絕大多數的電影觀眾都對【男人真命苦】相當陌生,也很少有其他國家的觀眾能夠了解,這一系列電影對於日本社會與文化的影響,為什麼會這麼大?飾演男主角寅次郎的已故巨星渥美清,三十年來不斷重複演出同一個角色,相同的劇情鋪陳、相同的配樂、相同的導演、大同小異的僑段,卻讓老一輩的日本人沉溺其中而無法自拔,如果渥美清沒有在一九九五年,剛剛拍完第四十八集【男人真命苦-寅次郎 紅の花】的時候,就驟然辭世,這一系列電影,應該會一直不斷的拍下去。 電影的故事很簡單,寅次郎是父親和藝妓偶然間意外生下來的兒子,從小就叛逆,十六歲的時候因為一件小事情和父親爭吵,被打的頭破血流,憤而離家出走。二十年過去了,以流浪攤販維生,漂泊在日本各地的寅次郎,有一天看到了櫻花盛開,回想起小時後在故鄉東京葛飾區柴又老家的往事,懷念著在江戶川旁、老家帝釋天寺廟廣場玩耍的童年,聽說父親和哥哥都已經死亡,只剩下一個妹妹阿櫻與叔叔和嬸嬸一起生活,就打定主意回家看看。因為回家,寅次郎與柴又老家的叔叔、嬸嬸、妹妹阿櫻、妹婿阿博、鄰居社長梅太郎(綽號「章魚」)、帝釋天住持等人,週邊發展了無數的故事,讓電影系列一直持續下去。 電影的開頭相當固定,就是寅次郎流浪多時,又想回家了,就偷偷回家看看,因為流浪在外的不羈個性,和家人純樸老實的處世態度不太一樣,每次回家都是一陣衝突,讓寅次郎又負氣離家,然後偶然之間遇到了讓他心動的女性,興起了他心中渴望婚姻、渴望家庭卻又自卑的情結,電影故事的結尾,就是寅次郎再度面對失戀的苦痛,在妹妹阿櫻不捨的眼淚之中,再度踏上漂泊的旅程。
tora1
sakula
日本著名的影評家佐藤忠男形容【男人真命苦】,他認為在一九六○年代末到一九七○年代,是日本新電影揚名世界的勃發時期,例如大島褚的【愛與希望之街】,以左派的憤怒筆調,描寫日本低下階層的生活,獲得世界性的矚目,前衛、憤怒的作品席捲日本影壇。在這個時刻,山田洋次以寅次郎這個角色竄出,雖然故事保守的鼓勵家庭溫暖、傳統價值與安土重遷,但是寅次郎這個與傳統日本社會格格不入的角色,老是在糊塗之中碰觸到傳統的矛盾,並且在笑鬧悲喜中,讓人對日本傳統社會一些迂腐產生一種反省與重新認識的契機,對老日本又愛又恨的含蓄情結,是大島褚那種一股腦憤怒筆調中的另一種疏發,山田洋次與渥美清這一對搭檔,也因此而受到日本觀眾的歡迎,歷久而不衰。 對於這種詮釋,山田洋次從來沒有解釋過什麼,只是默默的繼續拍著他喜愛的電影,也只有日本人默默的喜歡著他,一切就如老日本的傳統生活一樣。山田洋次說,他拍攝【男人真命苦】,只是想告訴觀眾,「用眼淚和哭泣描寫悲劇,很容易;但是要用笑聲來描寫悲劇,就有難度了」。寅次郎三十多年來,在漂泊的生活中,每每遇到挫折尷尬,都用苦笑草草帶過,在老日本嚴格的父權社會體制,幾乎無法容忍男性「失敗」的慣例中,披著西裝、穿著木屐、提著一個簡陋皮箱的寅次郎,讓日本觀眾又哭又笑,其實道理是很明白的。 從一九六八年開始,拍攝到一九九五年為止,一共四十八集的【男人真命苦】電影,不但是金氏世界紀錄「最多續集電影」保持者,也在日本藝能界塑造了許多項的奇蹟。先不論電影內涵提醒了日本新世代「老日本」的美好,片中的演員、編導與工作人員,三十年來朝暮相處,宛若一個大家庭。
山田與高羽
山田與昭間對坐
導演山田洋次在四十八集電影中,導演了四十六集,其中第三、第四集【戀愛大放送】和【新男人真命苦】,因為山田洋次忙於拍攝其他的電影,檔期無法配合,則交給製片與編劇森崎東和小林俊一執導。但是,山田洋次編寫的劇本,一直橫跨第一集到第四十八集為止。而從開始一直到最後,與山田洋次一起搭檔寫劇本的昭間義隆,更是功不可沒。現今拍攝地點柴又老街在二○○三年蓋了一個寅次郎博物館,裡面不斷播放著一段紀錄片中,可以看到山田洋次和昭間義隆二人,面對面橫躺在榻榻米上面,為了劇本苦思的珍貴鏡頭。此外,由山本直純編寫的配樂,尤其是主題曲(星野哲郎填詞),主角渥美清特殊的腔調,每一集用同樣的曲子,不同的唱法來詮釋,算是整部電影音樂的精華。讓人琅琅上口的曲調,兼具老日本美感與一點點的不妥協,這系列的電影沒有了山本直純的配樂,猶如沒有靈魂。另外,攝影師高羽哲夫與山田洋次的合作,也是數十年不曾改變。 幕後工作組合猶如一個大家族,幕前演員更是精采。除了渥美清飾演的寅次郎一角,無可替代之外,飾演妹妹阿櫻的女演員倍賞千惠子,更是被日本電影界直呼為「演技女天皇」。倍賞千惠子年輕的時候就被山田洋次發掘,幾乎變成山田的御用女主角。
一家人
倍賞千惠子不只在【男人真命苦】片中不缺席演了足足四十八集,山田洋次的其他「個人言志」作品,例如【家族】、【故鄉】、【同胞】、【遠山的呼喚】都讓人耳熟能詳,尤其是一九七七年的【幸福的黃手絹】,更被視為山田洋次個人電影生涯的第一高峰,倍賞千惠子和一代硬漢高倉健的組合,令人難忘,更被延續一九八○年的【遠山的呼喚】之中。二○○四年,倍賞千惠子不但幫宮崎駿的熱門卡通【霍爾的移動城堡】配音,還為了山田洋次繼【黃昏清兵衛】之後的時代劇力作【隱劍鬼爪】跨刀主演,算是日本電影的奇蹟演員代表。 除了倍賞千惠子之外,飾演妹婿阿博的前田吟、飾演嬸嬸的三崎千惠子、飾演鄰居社長梅太郎(Taco)的太宰久雄和傻蛋源公的佐藤蛾次郎,都是三十年從頭演到尾,沒有中斷。飾演叔叔車龍造的演員,第一集開始是老牌喜劇演員森川信擔綱,結果森川信演到了第八集,上映三個月之後突然去世,讓山田洋次手忙腳亂,無奈之下請在系列電影中演一個變態搞笑醫生的松村達雄暫代,松村達雄很有義氣的從第九集一直幫忙到十三集,再由千挑百選而出的下條正巳(已於二○○四年八月去世)接棒演到結束。日後,松村達雄還是跨刀在電影中客串演出一些搞笑角色。
御前樣
此外,飾演柴又帝釋天寺廟住持的日本國寶級演員笠智眾,也是從第一集一直演到第四十五集【寅次郎の青春】,直到一九九三年去世為止。笠智眾是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的愛將,將小津一系列【東京物語】、【秋刀魚之味】…等描寫日本父親的電影角色,詮釋地完美無暇。笠智眾的演技,讓人體會到了老式父親的可貴。(笠智眾的遺作是電影大師黑澤明的【夢】,笠智眾演出第八夢裡面水車房老人,用溫和的語調控訴人類對自然環境的戕害。)最傳奇的要算是演出阿櫻之子、寅次郎外甥滿男一角的吉岡秀隆,從一出生就開始演出,在電影中成長二十多年,算是隨著電影長大的新人類。 從一九六八年開始,【男人真命苦】每年推出兩部,通常是在新年假期和八月的于蘭盆節上映,長時間以來,觀眾也隨著電影中的一家人一起成長。每一集都和日本藝能界的當紅女優搭配,而最受歡迎的則是第十一集演出流浪女歌手莉莉桑的淺丘琉璃子,據說這一集是北韓獨裁者金正日最喜歡的一集(金正日也是瘋狂的寅次郎迷,對照獨裁者角色,頗堪玩味...),後來她又陸續回鍋演出同一個角色,和寅次郎再續舊情,高達四次,最後一集【寅次郎 紅の花】也是由淺丘琉璃子演出,算是完美結局。 【男人真命苦】前後四十八集,從一九六九年開始每年拍二部,導演和編劇山田洋次與朝間義隆的創作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拍電影和電視連續劇不一樣,必須經過精密的創意設計,不是照抄公式即可。在密集的拍攝壓力之下,編導和演員渥美清,共同創造出了許多電影故事中的弦外之音,讓後世的影迷有多重的研究趣味,也堪稱是一種經典的Cult電影文化。 電影的開頭,山田洋次學○○七電影的做法,在電影主題曲開唱之前,設計一段小故事,來為電影接下來的「Tone」(調)設下一些暗示,早期都是以寅次郎在外地小鄉鎮發生一些趣事當開頭,通常也和本集電影故事有關,第九集的開頭,設計了寅次郎作夢,夢到自己是一位浪跡天涯的俠客,返鄉遇到地方惡霸欺壓自己的妹妹與妹婿,所以挺身而出主持正義。寅次郎邊夢邊笑,彌補現實中的不可能。(其實第二集和第四集也以寅次郎的夢開頭,但是第二集是夢到從未見過的母親,第五集是夢見叔父亡故,並因此而發展該集的故事,和九集之後的那種天馬行空之夢的意義不同。)
寅之夢
結果這個「作夢」的設計效果出奇的好,所以之後的每一集,電影開頭都設定成「寅次郎之夢」,所有夢的主題,幾乎都是寅次郎扮演正義使者,挺身而出拯救妹妹,並且與妹妹相認。渥美清也在夢中,扮演日本所有類型電影的經典人物,剛開始都是時代劇裡面的俠客,後來還變成澳門復仇之虎(寅)、甚至是無產階級革命英雄(十二集),搞到後來,連獨眼海盜(十五集)、土地公(十四集)、專門對付怪獸的博士、西部牛仔(十六集)、甚至日本第一個太空人(三十六集)都有,堪稱是日本類型電影的總整理。日後,研究【男人真命苦】的各種文獻,都會把這個開頭一小段不到五分鐘的「寅次郎之夢」,拿來當作專題介紹。 此外,由於電影的主題,主要是著墨在寅次郎渴望幸福、渴望家庭,卻自卑、無法適應社會常軌的一種遺憾,由叔父、嬸嬸以及妹妹阿櫻、妹婿阿博所組成的家庭,就成為寅次郎渴望的避風港,也是意慾中的投射對象。尤其是寅次郎與阿櫻的兄妹關係,山田洋次與朝間義隆聰明的利用各種小枝節,來表達寅次郎將對於幸福的渴望反應在妹妹阿櫻身上的情緒。例如,第三集開頭的一位女傭,偶然撿到寅次郎掉下來的一張照片,照片中寅次郎與妹妹以及姪子滿男合影,女傭以為這是寅次郎的全家福,所以稱讚他的太太好漂亮,寅次郎傻笑著也沒有否認。第七集,寅次郎的生母菊子錯認阿櫻是寅次郎的太太,還將滿男一把抱過來,當孫子一樣疼。 其次,姪子滿男一出生,就被帝釋天御前樣(住持)笠智眾說,長的好像寅次郎的樣子,是「方臉」,妹妹生的兒子竟然像哥哥,而且日後的電影,不間斷的經由家人來強調這個暗示,例如叔父車龍造偶而會說:「滿男越來越像寅次郎了,最近雙頰的肉好像又長多了(暗示臉變寬了)…」。所以,在電影中,溫柔賢淑的阿櫻,不只是扮演寅次郎的妹妹、以及母親的角色甚至在暗示中,還有寅次郎夢想中賢妻的意味。當然,這些兄妹之間的暗示情愫,被山田洋次描寫的趣味盎然,不會有一絲偏離常軌的憤怒。倍賞千惠子經過二十多年的拍攝過程,與渥美清在現實生活中,除了不是一對夫妻之外,也形同家人一般的關係。現今帝釋天題經寺的外牆上,還有渥美清與倍賞千惠子一起捐獻留名的石刻,將電影與真實結合的情境,戲味萬分。 【男人真命苦】系列電影數十年來,吸引人之處就在這些暗示,觀眾經由這些小細節,來安撫自己的處境與情緒,經由轉化之後成了認同寅次郎的一種歡喜,山田洋次擅長描寫「邊緣人」在日本社會的處境,寅次郎的邊緣人角色成功的反射了現實社會中的一些遺憾,大多自認為是社會邊緣人的觀眾,經由電影來「療癒」自己的生活與生命,也是這部電影影響可長可久的最大秘密。
柴又車站
矢切之渡
帝释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